古巴比伦掌管he的赛博冰箱

努力做饭中

“盐放多了,但我顶得住。”


狗哥这句话狠狠戳在我的心坎

好男人狗哥 除了醋什么都吃狗哥

皮皮快嫁¥$&%…(言语过激

厨神看得我熊熊燃烧

疯人院

试着写全文结果始终没有一开始记的梗有感觉 于是就这么丢上来吧






疯人院今天一如既往


只有人进来 没有人出去


自称古埃及至上法老的黑人


不离不弃的女友也不再来看望他


丧母的躁郁症女孩


总是幻想剖开别人的肚子


声称自己已经找到了长生不老术式的东方怪人


总是命令着别人给他写颂德诗



——以及不断出逃的金发男人




他没有亲人


也没有记忆


被关进疯人院的缘由资历最久的护工们也说不清了

茶余员工休息室


「他总是在逃离」

黑发的年轻护工叹了口气




他要求 命令 歇斯底里

去找他的朋友恩奇都


因此他一直在逃离


然而最深的户籍上也从来没有过恩奇都这个名字


然而他逃到最远的地方也只是正厅


求病的亲属和被押送的病人

来往幢幢的影子投在眼底

像满城楼的炮火拽曳着流光尾巴


他被穿上拘束服接受新一轮的心理治疗




他的病原就是恩奇都


他得了妄想症


他什么都不记得


他什么都记不住


他的生命似乎只停留在某年的某个月日


往前的时光和往后的岁月


都不在他的生命里留下痕迹


有时他会觉得阳光十分刺眼


即使他被关在有五扇门和十层墙的阴暗的防止出逃的拘禁室里




他总是睡不着


会突然流泪


会在夜里惊醒


偶尔 他呼唤朋友为他排除梦魇


没有回应


他会瞪着双目直到天明




东方怪人的容貌似乎真的未曾改变


自诩圣女的女孩确实在病人中一呼百应


疯人院里也许真的有些道理


但是他的恩奇都从未出现


因此他始终在逃离




没人数得清他逃离了几次


没人说得清他是否真的曾有过一个


幻梦般的友人


那是须臾的现实


抑是长久的梦境?


也许在他诞生之初


他就从未拥有 从未逃离


层层锁链封锁他出逃的道路

他却在那中窥见了生机


七月二十四阴转阵雨或雷阵雨


早餐是稀粥和青菜


他不用再关心午餐是什么


因为他终于出逃成功


从5层的楼高上出逃


幸运地脑袋着了地




他的脸庞破碎不堪


温热的脑浆和早晨的稀粥一样流动


与雨水 与空气 与雨后的天晴


与他的时间一同开始流动


沿着夕阳的方向他踏上回家的路


破碎的眼珠上映出了友人的身影


它们还会流出最后一滴泪吗


为着一段太古的记忆?




他终于回想起


他发疯的那天


正是友人的忌日



灵感鸣谢:泳装活动的拘束衣小恩

求文!!!!

一篇a瓜的双缉/毒/警au 文名和文手都不记得了

应该是一篇万字左右短篇 大概是三年前的文

内容是他们一个缉/du/小队在金/三/角卧底的故事

a瓜是上下级关系(貌似瓜瓜是队长?

有蓝胖子出场(好像已经牺牲了)

最后结局貌似是防止爱丽暴露身份瓜瓜载着一车炸/药爆炸了 总之是be

当年初初读的震撼真的久久不能忘怀 太太的文笔也非常流畅优美 环境描写很宏大

已经善用所有搜索功能了还是没有找到

很想再看一遍这篇a瓜白月光

希望tag里的劳斯们能助俺圆梦!!!

假如把我推美女(?)全部抓到一起:

(恐怖分子和乌鲁克好战分子的场合)

lio:这是哪里

小恩:(盯)

lio:打一架?

小恩:好啊

——————————

(两个杀手的场合)

sal:......(盯)

渚:(啊这种眼神 感觉要被杀掉了)

——————————

(异世界转生可靠37岁大叔的场合)

萌王:(哭笑不得)你们别打啊!

一张老照片:夏洛克福尔摩斯与艾琳艾德勒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合照』。


“仅为纪念一些再无人提及的隐秘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