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非

呕耶!

感覺自己好沒用 這就是我啊...
經常想著死了也要拉人墊背。
最好全人類一塊完蛋。

悖悖论:

God:I'll do better next universe.


今天打開微博差點被嚇死!!!
野夢成真了我靠!!!

激動的心情難以平復...
😭

是一個...學院盾。
所以說我就是不會畫冬哥啊...
就連他生日我也只會畫隊長...
我多想打一次冬哥的個人tag啊...🙁

無論如何 隊長肯定會祝他生日快樂吧。😘
祝你們倆幸福。


突然感覺帽子像是同款。
原來這兩位都同款到電影裡來了嗎。
跑來激情拼一個圖。

另外
祝世界上最好的Bucky Barnes101歲生日快樂!!!

【微思蝎】Albus的分院选择(十九年后贺文)

关于Albus Severus Potter为什么被分到Slytherin以及一些回忆。

Albus Severus Potter,Potter家的小儿子,今天是他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第一天:此刻他的头上正顶着那顶以脏兮兮、打满布丁却能把学生准确地分进适合他们学院而闻名的帽子--分院帽,霍格沃茨创始人之一Godric Gryffindor的遗物--但不是他唯一已知的遗物,但是Albus不知道帽子里是不是真的有那把传说中的宝剑,它并不那么重,不是吗。

嗯...又一个小Potter,似乎娶了个Weasley后Potter家的人丁就像Wesley家一样兴旺了,你还有个妹妹,是吗小Potter?
呃,是。James没有告诉过我过分院帽如此健谈...
嘿!我是一个寂寞了一年的帽子!你应该允许我为你们这些小脑袋瓜而兴奋!你想想,一千多年来,我这个老帽子每年只有一次机会和人们聊聊天...
噢!对不起,我没想到...
哈哈,不必道歉,我喜欢你爸爸!他是百年来第一个分院仪式后还来找我聊天的学生。
噢...

Albus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不知道爸爸会有闲情逸致在抵抗伏地魔的同时和分院帽聊天,不过方才听Scorpius说,那把Gryffindor的宝剑就是爸爸拔出来的,也许爸爸在那时和分院帽聊了聊?

那么,小家伙,我该怎么办呢。你爸爸给我出了个难题--他既然说可以和我商量,那么我就要尊重你的想法。

你想去哪个学院呢?是和你的爸爸、妈妈、哥哥一样,去代表勇敢的Gryffindor呢...
还是你心里有别的选择?

Albus小小的脑袋里滚过了无数的念头--是去Gryffindor呢,还是听从那个一直在自己心里大吼要引起注意却被自己拼命按耐住的念头呢?
如果选择后者,Albus已经想到摘下帽子后James惊讶和诧异的表情,那绝对不是自己习惯的James恶作剧时的表情;更糟糕的是Rose,她那张酷似Hermione阿姨的脸上绝对不好看。

遵从自己的内心,Albus。

分院帽没有叫他小Potter,也没有叫他小家伙,它叫了Albus--恳切而真挚。

Albus想起了R.A.B,那是他们兄妹三人最早的睡前故事,爸爸总是用敬畏和感慨的语气讲述Reguruls和他的挂坠盒--世界上最棒的赝品!
Albus想起了亲爱的Scorpius--只是短短几个小时的火车之旅,他和Scorpius已然成为相见恨晚的好朋友,他悄悄地在心里在称呼Scorpius前加入一个Dear,并且迫切地希望有一天能那么叫出口,Albus被Scorpius的博学的友善迷住了--无论如何,让伏地魔的儿子见鬼去吧!
Albus想起临行前自己的焦虑,那仿佛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爸爸的话却清晰地在他脑袋里回响:“...他可能是我认识的人中最勇敢的。”

分院帽先生,我想我已经有主意了。
很好,Mr.Potter,那么...



“Slytherin!”

-fin-

靈感來自倒霉孩子里那段Al的分院:

「分院帽戴在阿不思頭上--這次分院帽時候躊躇良久--似乎感到疑惑不解。」

然後就著這個「躊躇良久」寫了這麼些東西,第一次在樂乎發文...厚著臉皮把這些爛兮兮慘兮兮的東西發上來的,希望有人喜歡吧。

(本來想寫點GGAD的,但是想到分院帽再怎麼喜歡Al和Harry也不会把前一个Albus的情史那么随便抖出来,就此作罷。)

(本來也想寫點drarry...好吧這真的是我懶,藉口就是分院帽不想讓後面的孩子久等就這樣。)


(本人不喜歡倒霉孩子劇情,真實官方ooc,但是一直到分院這段都很喜歡,就像十九年後的延續,總之思蠍友情令人滿意。)


(廢話說的比正文多,我果然就是摸魚王。)

喜歡p點什麼虐來虐去的東西。